熱門文章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文/Stella Huang ....

掌握深度學習力,贏在入社起跑點
發表時間:2018-09-03

文/Stella Huang,Photo....

對手,是無限賽局不可或缺的進步動能

發表時間:2021-01-22 點閱:158
Responsive image

 

Photo by Moises Alex on Unsplash

 

每次聽到他的名字,我都坐立難安。有人稱讚他,我就會很忌妒。我知道他是好人,我也很敬佩他的工作。我們做同樣的工作,都在寫書和發表對世界的看法。雖然很多人都在做這件事,但我就是想贏過他。我會定期去看暢銷榜,看我的書賣得怎樣,然後跟他的排名比。如果我的排行比較前面,我會露出得意的笑容,如果他的名次比較前面,我就會煩惱不已。

 

有一次,我們受邀一起接受採訪,採訪者請我們互相介紹彼此。我看看觀眾,再回頭看看他,我說:「你讓我非常沒安全感,因為你所有的優點都是我的缺點。你可以把我做得很辛苦的事情做得很好。」觀眾笑了。他看著我,也回答:「我也有這種不安全感。」

 

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為什麼那麼愛跟這個人競爭,因為他會讓我想起自己不擅長的事。與其把精力用在克服自己的弱點,不如把精神放在怎麼打敗他。這就是競爭的道理,對吧?問題是,誰領先誰落後,都是可以隨意設定的標準。而且,這場競賽沒有終點線,我陷入了有限思維陷阱。他不是競爭者,他是我「可敬的對手」。

 

對多數人來說,獲勝的概念已經深植我們的思考模式,所以每當場上出現其他玩家,我們都會自動採取「我們」對抗「他們」的態度。但如果我們是無限賽局中的玩家,就不該再把其他玩家視為要擊敗的競爭者,而是可以幫助自己進步的對手。

 

可敬的對手是另一名值得比較的玩家。可能在業內或其他產業,可能是我們的死對頭,有時是合作夥伴或同事。無論是誰,只要他們做的比我們更好,可能是做出更優秀的產品、管理更出色,或有更清晰的使命。我們不用欣賞他們的一切,也不用同意他們的觀點,甚至不用喜歡他們。我們只需承認他們身上有值得我們學習的能力。想一直留在賽局中,這是絕對必要的。

 

從1970到1980年代,艾芙特(Chris Evert Lloyd)和娜拉提洛娃(Martina Navratilova)是女子網壇的兩位霸主。儘管她們在球場上各自都想求勝,但她們對彼此的尊重讓她們都成為更強的選手。娜拉提洛娃讓艾芙特不得不改變球風,不能再靠底線防守,必須加強進攻。這就是可敬的對手的力量,他們以別人很難做到的方式鞭策我們,我們自己的教練可能也做不到。

 

思維上的轉變,會大大影響我們決策和安排資源的優先順序。傳統競爭思維讓我們追求獲勝,可敬的對手則啟發我們追求改進。前者讓我們關注結果,後者則讓我們專注在過程。專注於過程與不斷改進,也有助於發現新能力、讓組織更有韌性。反之,過分專注於擊敗對手,久了不僅會疲乏,還會扼殺創新。

 

至於我「可敬的對手」,在我學會改變思維後,我不再比較書的排名。我的思維從不安全感轉成合作,我們甚至成為摯友。事實證明,大家原來可以買不只一本書!無限思維擁抱豐盛,有限思維則強調資源稀缺。在無限賽局,追求「第一」毫無意義,多位玩家可以同時出色。

 

►本文摘錄自《無限賽局:翻轉思維框架 突破勝負盲點 贏得你想要的未來

►延伸閱讀
拯救福特,從消除恐懼開始
蘋果和好市多如何靠投資員工賺更多
在有限思維當道的世界逆向而行需要勇氣
信任,可以把最危險的工作變安全
當第一、拚成長都不該是終極目標